今日天色好 今朝天氣不好
明日再過來 明朝恐來不企
我要同你去 但憑你怎麽樣
在個里頑耍 休要只管呀喽

大家都來了 必須快快去着
怎恁地來遲 怎生他还不來
特地到這裡 何必這般生受
家常些罷了 还可以算得好
那裡算得数 差不多好了些
将就看得過 真正看不過了

從來未曾見 我多曾看來了
總是没相干 有什麽中用處
真正大好了 你每不可偷懒
須要用心些 第要謹慎火烛
凡事要留心 你等休要撒拨
不得不如此 有不得已之事

奈何他不得 只情要謗平人
只顧妒忌人 只管要纏扰我
休要來惹我 久不聞他動静
差不多些好 呆頭呆腦做甚
他是懵懂人 未知怎生措置
今年難開交 我竟宛轉不來

不容易成就 不敢輕易開口
信口説套話 這都是不中用
真正不濟事 中了你的意麽
不中我的意 我替你做半東
你認得他麽 我竟不認得他
你認多少錢 我陪不出許多

目下且忍耐 你不可唆使人
休要太勉强 這事不宜勉强
我要偏向你 上無兄下無弟
不值半文錢 爛不濟也該是
有驕奢模樣 不要大模大樣
好生托大了 看得不在眼里

有娇妻嫩子 双親还自壮健
便回嗔作喜 須要轉心回意
人人有過失 專做帮閑過日
帮着大老官 花費若干錢鈔
枉費了錢財 不知怎生区處
我船明日開 你船何日開江

剛才回去了 适才走回來了
方才走去了 圖下半世快活
坐窗下讀書 我家的經紀人
親自去提調 安排着要議事
打点要起行 須臾在個里等
打張要回郷 耽閣了三五天

臨別難舍割 如今脱身回郷
請用些点心 一路上平安了
有剪径草寇 必須要防悶香
須要防騙子 此間响馬出没
有許多强盗 小喽呀更多了
有一伙歹人 央摞客護送去

往往害過客 官府也禁不得
有幾多僧衆 道士也有許多
破落戸潑材 按排圈套陷人
可有新聞麽 自爲當世佳談
休要笑話我 什麽人并命了
定要火并哩 两下輪刀相殺

山寨里有賊 死也不肯落草
要討買路錢 一刀砍下了頭
誰能親眼見 各處捉許多賊
凶身逃走了 解到官府請赏
得了赏赐錢 必定要人償命
一刀破肚死 有苦主告凶身

誰是主告人 誰是被告人麽
有些個冤屈 他每没有牵牢
罪重的下牢 罪輕的寄本街
刺配苦所在 流配遠惡軍州
你不可悔恨 吊死了好些人
破落戸潑皮 休要嫖賭两樣

投水死的多 把船点上点下
船上人泠死 專要修橋補路
專要種善根 自要布施齋僧
行經大好了 路不見不平了
你休要懦弱 他們都是好漢
干隔涝漢子 喫錢粮的頭目

不許動荤酒 好些日子喫素
他好生高傲 後義着手待人
只管乱磕頭 送賄賂買人心
名一藝者少 都是一般痴漢
擡起頭來看 看了許多揭丹
張挂了榜文 留下凶刀走了

如今謡言多 掀開帘子看了
你去捉他來 貼在壁子上好
須要揭開來 面上濃濃揸粉
淡粧倒好看 近面勝似遠面
十二分顔色 遠面不如近面
尊信儒釋道 凡事學不如慣

處處有童謡 自家屋里去睡
個個唱時曲 請上後楼乘凉
寵臣要弄權 置酒款待來客
愛妾專托勢 空心肚裡喫酒
乘醉打女使 賭錢輸得清光
新買好丫缳 你赢了多少錢

開賭坊爲生 我要和你着棋
多打些坊頭 他愛着象棋哩
我要打投子 下一盤棋耍耍
你不要打牌 我要和你化拳
我要賭東道 你來和我猜三
請你一席酒 我和你踢氣毬

踢毬頑耍罷 打双六耍子否
有個人把門 土兵小心防守
屯兵数十万 勇兵守城四門
才次回去了 隱隱記得這事
看看天晚了 隱隱有鸡犬聲
赶不上宿頭 前不是村落否

仔細查一查 我肯百依百顺
大概妥貼了 從來没有口角
那裡説得開 我竟照管不下
備細説知我 心下踌躇不决
必當親自去 今日暴始相見
摸不着性格 初始聽見這話

面和意不和 各人都要報名
休要打郷談 四下裡搜遍了
須要講官話 凡事要依仗他
牵扯便宜了 不可過信傳言
牵來多少重 無處控告哀情
且不要着氣 肯來也没憑据